帐号: 密码:
站内搜索: 订阅资讯
中华肝病网站-欢迎访问中华肝脏病杂志官网 中华肝脏病杂志编辑部
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在线投稿 在线审稿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医生园地 >> 杏林风采 >> 阅读文章

赵中辛:给人健康享受双重乐趣

2018-06-06 15:00:00 来源:中华肝病网 浏览:50

  赵中辛 医学博士、教授、主任医师、博士生导师,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外科主任。历任:中华外科学分会实验外科学组全国委员、上海市医学会普外专科委员会委员、上海市医疗质量管理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、《中华器官移植杂志》编委、《中国实用外科杂志》编委、《中华肝胆外科杂志》编委、《中华实验外科杂志》编委、《外科理论与实践杂志》编委。

  1989年9月由原国家教委选派,赵中辛到法国巴黎留学,先在法国国家肿瘤研究所肝胆外科进修,1992年9月转到Cochin医学院研修肝脏移植。1994年5月学成回国。时间一晃,近30年过去了。
 
  让人难忘的不是掌声,而是咬牙坚持的日子
 
  2002年的一个春天,在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的手术室,赵中辛在做一例肝脏移植手术。从晚上七点到早晨7点,赵中辛已经在手术台边上站了整整12个小时。然而,赵中辛的心里依然笼罩着重重乌云。
 
  这是一位患有血吸虫肝硬化加上酒精性肝硬化的病人,这位病人还不到50岁,多次因肝硬化门静脉高压症大吐血到医院抢救,已经在外院开过三次刀、放过两次支架,可病情还在恶化。来到医院的时候,患者血色素只有5克,脸色如白纸,满肚子的水,腹大如鼓。
 
  赵中辛决定为他做肝脏移植手术:供肝的获取、保存和转运,病肝的切除,供肝的植入,一切都很顺利。未曾想,肝脏植入后并没有恢复功能。新肝脏看起来又红又润,可它周围却到处渗血不止。
 
  赵中辛仔细检查手术部位,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样严重的渗血呢?患者已经动过三次手术,腹腔粘连严重,手术创面大。新肝转运时间较长,功能恢复慢,凝血因子可能不够,尤其是那个需要外源补充的凝血第七因子……突然,一阵清凉的晨风吹来一个灵感:立刻补充第七因子!随着凝血第七因子的输入,患者的血渐渐地止住了,手术成功了!
 
  走出手术室,赵中辛只觉得那一天早晨的阳光特别灿烂。
 
  医生给人以健康 更享受双重乐趣

  一个月后,病人已完全康复了,就像换了一个人。看着已经完全康复的病人,赵中辛感到有一种难以言表的快乐。
 
  回忆起1993年5月,赵中辛和Houssin教授去英国剑桥大学参加第12届世界器官移植学术大会,这是总结30年来世界器官移植取得丰硕成果的一次盛会。其实,第一个提出器官移植概念的医生是一位中国人。成书于战国时期的《列子》中,就有扁鹊大夫为两人互换心脏的记载。为纪念2000年前就提出器官移植幻想的中国大夫——扁鹊,这次大会用他的头像做了会徽。作为一名中国医生,赵中辛颇为自豪。
 
  会议期间,赵中辛走访了剑桥大学,看到了据说是为牛顿当年发现“万有引力定律”带来灵感的那棵苹果树。晚饭时,赵中辛兴奋地对Houssin教授说:“老师,我今天看到了牛顿的苹果树!”

  没想到,Houssin教授平静地说:“中辛,科学研究就像摘苹果,位于树顶的果子,因为阳光和雨露的关照又红又大,但是很难摘到。在果树下面的苹果虽小一点,比较容易就摘到了。不久你就要回中国了,在生活的道路上,如果能摘到小一点的苹果,也是一种成功。”法国人就是这样,不乏浪漫幽默,又冷静务实。
 
  时至今日,赵中辛仍经常想起Houssin教授说过的这句话。一次又一次成功的肝胆外科手术,自己虽然没有得到“大红苹果”那样的开心,却也一样有获得“小苹果”的满足。
 
  因为自己的不懈努力,使许多人幸福地活着
 
  虽然,中国的临床肝移植起步于20世纪70年代末,较欧美国家晚了三十余年。但是,随着20世纪90年代末首批中青年外科学子学成回国,中国的肝移植又掀起了一个高潮,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  在2005年的高峰期,肝移植数达到了每年5000例,移植手术成功率达到95%,移植肝5年成活率达到了85%。

  2007年国家对移植技术准入和器官获取进行了规范和立法。

  如今,中国的肝移植技术水平已与欧美国家持平。
 
  正是因为无数医生们的不懈努力,使许多本来应该死去的人,如今能幸福地活在这个世界上,尽情地享受着生活的乐趣。他们正是这样一群给人以生活乐趣的人,更享受着双重的乐趣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
文章评论

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

关于我们 | 杂志订阅 | 广告定价 | 万方数据 | 渝ICP备13000193号
地址:重庆市渝中区临江路74号 邮编:400010
Copyright 2018, 版权所有 www.chinesehepatology.net.cn.
中华肝病网 ASP+ACC.